游客发表

翼装飞行失事女生搜救经过曝光 队员险跌落悬崖

发帖时间:2020-07-13 08:28:20


这名华中科技大学大三学生原本预订了2020年1月23日晚间回云南老家的航班,翼装崖23日凌晨武汉封城公告后,老友的连环Call将其叫醒:你走不了了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险跌我们后来引入了Confluence,险跌用做团队Wiki,主要起到信息索引和搜索的功能,我们非常依赖Confluence,并且玩出了很多花样,这里我只举几个最佳实践的例子:1.给每个团队创建团队的Page(类似前面提到的「地图」的概念)索引一切和这个团队相关的内容,让新人能够一目了然。这些天,飞行姬强强和同事们每天吃住都在急救中心,早上五点多就要开始对转运车进行消毒,梳理前一天的工作,安排当天的工作。

累了一天的姬强强,失事搜救穿着防护服一直出虚汗,但他没有一句抱怨。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我们的首席架构师siddontang,经过也是我们招聘的第一位员工,经过因为家庭原因不希望来北京,过去的几年一直都在珠海的家里远程工作(这篇blog详细描述了他的亲身经历:https://github.com/siddontang/blog/blob/master/2016/my-remote-work.md)。这样是有好处的:曝光1.作为一个toB公司,我们国内的客户也主要分布在几个主要城市,在客户当地有分公司能更方便的开展客户支持和市场活动。

晚上10点多,女生刚结束一天工作休息不到一小时的他就接到指令,有一对夫妻发热,需要转运。

与病患的直接接触需要严格规范的防护,经过所有防护衣物一旦穿上就要到转运结束才能脱下,上厕所便成了医疗转运人员的难题。

所有衣物均为一次性,曝光医疗资源也很紧张,曝光只要穿上就要管一次转运的时间,不可中途脱下,就连护目镜蒙雾了,也只能自己歪头调整视线,不可摘下。时间就是生命,险跌指令就是命令,即使再累再困,也要立即出发。

姬强强笑着说,落悬他的妻子开玩笑让他不要回家,落悬免得把病毒带回家,但他知道妻子每天最担心的还是自己,在担心之余依然无条件支持自己参加一线工作。穿脱防护服很费时间,飞行脱完还要清洁消毒,时间上不允许,也就不能上厕所。在PingCAP从形式上来说,失事搜救因为会议基本都会有远程的同学参与,所以默认都是线上会议。

里三层外三层的防护服穿着本来就很热,翼装崖只要穿一会儿就会满脸是汗。

相关内容

随机阅读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